不知不觉,《神话》已经十年了。很多人第一次看还是孩子,还是小时候那点模糊的记忆。后来时光流转,神话依然,再回溯当初,还能剩下些什么?

首先,我必须怼一下那些说玉漱丑的,你可以说剧中她工具人可以说恋爱脑,但你就是不能说她丑好吗?无需过分拔高过分解读,单轮美貌和气质这个角色也应该被记住。古装可以说暗淡了岁月惊艳了时光,气质清丽自然脱俗,真童年女神的,白冰绝对是少数几个的其中之一,美得大气,美得出尘,一见玉漱误终生,大抵如此。现在的古装大多数磨皮滤镜浓妆一套下来才算ok的整容脸,气质更是谈不上的“古典美女”也配与之相提并论?(我是白冰颜粉但到此为止,本篇拙作主要是对爱情以外的尤其是关于小川和高要的解读,也是为了致敬《神话》的经典和伟大)。还有说本剧三观不正,肥皂狗血,侮辱历史的,不说别的,麻烦您看看当年首播是在哪个台,要秀智商秀内涵的可以换个地方,我央视不缺审核谢谢。

这部剧最让人记住的东西无非是感情。从单纯贞烈的素素(这里要麻烦部分素素党听我一句劝,心疼素素情理之中,但攻击男女主或编剧大可不必,小川或许对素素有所亏欠但绝对不是你说的渣男,剧中第八集男主内心独白可细品,神话绝不止八集。素素很好,也是小川在古代的成长历程中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但确实不是男主真爱,只能说太可惜了)到美丽大方的玉漱,都是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不过其实除了凄美的千年之恋以外 ,本剧对历史的厚重沧桑感和两个古代人物成长和转变的复杂可谓浓墨重彩,堪称精彩绝伦。小川和高要一正一反可以理解为两千年之后又回到古代逐渐成长亲历又决定着历史的关键人物或者说一种力量,而男女主的爱情则是这种力量的伴生物和催化剂。剧末一个甲子后,那个老人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盒子并不能穿越是有深意的,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看似荒诞不合情理的穿越其实是一个简单的关乎人性和历史的因果。这也是除了爱情之外的隐藏的中心主线。这也正式很多人 吐槽女主戏份不多,有时候存在感并不强烈的原因。但并不是剧本和演员本身出了问题,而是这本来就是一部男穿剧,格局更大,立意更深。2000年的沧桑,绝不只是为了爱情。

然后就是就是舆论很严重的反派导向——对高要的偏袒。很多人把有着中国传统文化里最伟大的品质——仁义的小川,视为圣母白莲;却把自私自利,虽然本性并非如何之坏但永远不会懂什么叫真正的善良永远不会懂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高要奉为真主。其实高要本来是一个普通又真实的人,对妹妹有着那份亲情也让人动容,他的转变也并非没有原因。这本来是编剧的高明之处把反派的人性之光也毫不遮掩的陈列在你面前,甚至让人产生感触和同情的心理,但就这,也被部分人以偏概全是非不分作为踩男主骂编剧的理由,也是莫名其妙了。在这里必须怼一下各路up主和要么理解不了要么被洗脑的观众,别天天高要对得起谁对不起谁了,说句难听的,对得起尼玛呢,他唯一且确实对得起的,是他妹妹好吗?是不是觉得在评论区说了句什么“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就显得自己有见解有阅历了?还有部分更激进的人啊我给你说,你在现实中受到一点委屈和教训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报复社会了?感同身受?太平盛世你经啥苦了?是有人天天毒打你,割你*了?还是说您脑子里装的都是小学生热血复仇爽文的那一套东西?赵高完美男主?啊,这赵高后来一失了势就给昔日他第一个要复仇的刘邦当孙子你没看到是吧?哦,对,你看到了,只是你自己大概也是这样的人吧,拿复仇当借口诬陷好人欺负弱小,真遇到硬茬不是一样怂了?你自私自利内心暗黑是你的权利别人无权干涉,但为什么还要出来蹦跶,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往内心有光亮,善良包容的人们身上泼脏水呢?搁这欺负世间没有公道正义还是欺负谁呢?呵呵,骂的就是你。

况且,受过欺负和被小川辜负,绝对不能成为他后来胡作非为颠倒黑白的理由!而且后者只是他自己和部分观众偏执激进所得出的一个结论,小川唯一看起来在世俗概念中有那么一点对不起朋友的只是他站在历史和仁义的角度没有去支持甚至阻碍高要的复仇和不择手段往上爬的行为,并不是说他做得无可挑剔完全正确,但这比起高要的那种疯狂更应该情有可原。因为他的出发点是不想看到朋友变成那个大恶的赵高。这个问题也是有关所有两人的争辩的本质:无非是很多人对历史大局,仁义是非的理解和认知远低于个人得失和一己私欲而已。后者虽然现实而且有迹可循,但是他们并不能完全理解编剧真正要讲述的东西是凌驾于这些东西之上的,更深层次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曲高和寡了。看到一个支持高要的评论是这么说的:“为什么这个能把男主写成人渣的傻逼编剧能塑造出高要这么优秀的人物”,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一句话就够了:人物都很优秀,但对不起,你只看得懂高要。

到底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它们的标准是什么?这里我想说一下另外一部剧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它的名字叫《西游记后传》。20年前,它刚上映是被打为第一烂剧,豆瓣3.9,20年过去了,现在评分7.7。为什么?在这部剧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有的只是人性的复杂。佛祖也会犯错,所有正义都谈不上绝对纯净,而与之相对应的最大反派无天,其恶念的最初来源竟然是纯粹的佛性!而且就算是后来变成大反派大魔头之后,也会讲情义,会欣赏对手,也有那善良纯粹得让人惊叹的一面——白衣无天。当初颠覆了很多粗浅的非黑即白的是非观,颠覆了经典西游里好人和坏人,颠覆佛和魔的界限。就是这样的一部剧,做到了颠覆但深度惊人的叙述:在足够大的世界观和格局里,去认真踏实的的探讨善与恶,人性佛性和魔性,甚至还有爱情。

我们回到本剧《神话》,虽然作为一部穿越题材,情节和人物性格也同样复杂,同样颠覆,但是对于上述一点,我觉得《神话》也做到了,甚至比前者更多的更加出彩的,是有着同样有深度有思考的历史元素。其在对人物和历史的处理上,也有非常多的细节可以细品。高要是坏人吗?最开始绝对不是,但他从一开始也绝对不是一个懂大是大非懂仁义道德的人。他在穿越前不过是一个会偷东西会贪污公款的厨师,站在一个平凡人的角度,我们不能为此去歧视他;但是站在理性的角度,这也确实是他在经历磨难之后没有选择善良而黑化的根本所在,或许可以怪命运但绝对怪不得无辜的人,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也不能原谅甚至支持他。况且高要举着复仇的“正义大旗”,干的确大多是一些小人勾当,陷害无辜忠良,欺软怕硬贪图富贵,最后还不是给他最恨的刘邦当狗?其实在历史上很多反面人物和高要的经历都非常相似,导演和编剧的历史的把控和理解比那些评论中那些喷他们的人不知道好多少哦。而小川在穿越前是一个爱自由爱艺术的青年,当时的他或许玩世不恭,但是他的善良和正义感是从一开始就写在骨子里的,所以他后来纵使逃避过,畏惧过,纵然软弱过犹豫过,他也最终向着好的方向在成长,循着历史和人性本能给他设定好的人生之路一步一步向前,最终在两千年的沧桑中以善良和人文关怀去维护和推进着历史(本剧有体现,后期尤其明显)这不也正是古往今来很多仁人志士走过的路吗?两千年的时间,两千年中无数个甲子(六十年)的正反交替和斗争,邪亦有道,正亦有哀,最终邪不胜正这庞大的画卷,在这小小的两个典型人物缩影成一个剧本:一页写着人性,一页写着历史,主题叫世间大爱(包括爱情在内的所有善良)。我也坚信:本剧的“双穿越”设定是最高明,最独到的艺术表现。就算除去男主的爱情偶像成分,对历史的理解和钻研有一定深度的人也能明白剧中对高要和小川两个主角的塑造有多么成功,多么让人惊叹。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任何东西是大义凛然,简单片面的,历史其实就是复杂的人性和时间碰撞所遗留下来的产物。兰晓龙在《团长》里有句话是为至理名言:“没有人经得起挑剔,一尘不染的事情是没有的,我们每天都在吸入灰尘,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做得更好一些啊”。真实又渺小的人性何来无上的光辉?一语道破,石破天惊!蒙毅亦或是易小川,从来都不完美,作为历史的一部分,本就不是如今各个影视题材里完美化的人物,完全就不是一套东西。就算是那些我们知道的古代的英雄和圣人们,也有或者曾经有人性中软弱和晦暗的一面,生来即是完人或天选之子这种事只存在于真正的神话之中。而本剧《神话》的主角或许正是“天选之子”,但他曾经也不过平凡众生。从编剧导演到演员,其实在很多小川这个角色如何挣扎如何成长的细节上做得非常到位,情节发展和人物性格只有少数小bug,就算很多人骂小川脑残只会做历史的工具人,但事实就是在尽可能还原历史细节的程度下能将男主绝大部分的行为思想正常化合理化已经实属不易,谈不上十全十美,但绝对不像部分言论说的那样不合情理甚至说烂。论演技本剧部分角色如赵高项羽等可堪封神,而主演胡歌出演本剧时的演技也确实稍显稚嫩,尤其是后期在主角经历了那么多以后也没有完全拿捏住角色的厚重感:他还是小川,但他绝不是曾经的那个小川。但这个角色后期的演绎对于一个年轻演员来讲确实是地狱级难度,所以总体其实也中规中矩无可厚非。(细说例证篇幅太长,有兴趣可私信讨论。)总之,这部剧把一个男孩如何成长为一个有情有义心怀天下,肩负起历史重任的真正的男人的曲折但完整的心路历程放在我们眼前,只是有的人在跟进,在融入,在思考,在感动。有的人却只是冷眼相看,还笑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白痴。仅此而已。
以下是一些本剧的部分经典台词和桥段,当与诸君共同回忆。

“素素,你的逝去,让我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我不熟悉,也无法驾驭的年代。”(从现代的小川转变为古代的小川的重要节点,人物行为心理可细品,很多人看不懂说神话8集)

“我就是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爬到最高,我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高!”(据此段,很多人骂主角捧高要,他们不懂历史人文下的大是大非,不知道成为赵高意味着什么,自然理解不了小川)

“从此以后没有小川了,没有小川,没有小川。”(小川向蒙毅转变的关键节点,真正融入历史,扛起家国责任的标志)

“岁月催人老,身无分文好。可怜易公子,浮尘忘不了。”(崔文子可谓神人,古代部分剧情的补丁、剧眼,一语道破。可怜小川,虽天选之子,然千年俗世荆棘,避无可避!)

“今日,我虽死,却还是,西楚霸王!”(本段尤其经典,作为剧情古代部分的收尾铿锵有力,余音绕梁,回味无穷。编剧爱惨了项羽死命踩刘邦哈哈。但结合全剧一句话当之无愧:神话之后,再无霸王)

“别君且坐思过处,缘到自有破壁时。”
“磨石三年拾魔道,一朝参透入世来。”(结合剧情和历史,懂英雄之道的都在叫绝,不懂的当读诗看了)

“你在这盒子里放进了关爱。”“他在这个盒子里放进了恨。”

(人性何其简单,但人性因果,历史轮回,留下来的东西又何其迥异!)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开啊,我等了两千年,两千年哪!”(短短一集,重逢即永别,结局玉漱倒在小川怀里,远处天星破碎,佳人魂归。小川抱着心爱之人嚎啕大哭,玉漱永远闭上了眼留下一滴残泪,全剧唯一一吻。背景音乐响起,多少人对着屏幕哭成狗,想给编剧寄刀片?永远的意难平)

“你没她漂亮。”

(静如凝玉,动如花仙;
端而不拘,媚而不俗;
轻灵天成,人间绝色;
一颦惊世,一笑倾城,一舞落凡尘者;
唯有白冰玉漱而已。)
类似的,真的很多,这部剧要表述的东西,在它的每一个情节,每一幕场景,每一句台词里,我知道它要向我,向能看懂的观众,传达的意思,已经很巧妙,很清楚了。本剧古代现代时空交错处理非常多细节但毫无割裂感,现代部分中规中矩但古代部分引人入胜,人物妆造,性格和风骨,布景,背景音乐,历史事件的还原,等等,足以让观众相信古代部分确有其事,尤其对于有一定历史底蕴和情怀的人,更容易为其动容,感染。剧中对很多细节作的艺术处理也是精彩绝伦。我也真切又深刻的感受到了从编剧到演员,从声乐到意境,给我带来的无形却又撼动人心的力量。这,便足以证明这部剧的高度了。

《神话》于我个人,于情理,于艺术,其实并不完美,但在同类剧集中绝对属于精品,金字塔顶的存在。就算是经典的《寻秦记》,至少在深层次的关于人性和历史的叙述和解读上,和对爱情的悲剧化处理和升华上,也无法和这部剧相提并论。我想时间以及越来越多认真的观众会证明这一点。本剧之前确实被人诟病许多,评分也是近些年才上去一些,我很开心,越来越多的观众想起了这部剧,邂逅了这部剧,重新认识并爱上了这部剧。 而评价什么的,到这里就够了。至于那些没看懂的,对之会有很多非议,误解,等等。其实不管是赞美和称道亦或是侮辱和谩骂,我知道这些东西对这部剧本身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所知道和确定的,便是这部剧的开始:上映时期万人空巷,收视空前;和这部剧的后来,感动,经典,回忆,怀念等等。


神话(2010)

又名:The Myth

主演:胡歌 白冰 张世 任泉 陈紫函 金莎 李易祥 谭凯 张萌 

导演:蒋家骏 / 编剧:李海蜀 Haishu Li

神话的影评

憩砚
憩砚 • 神话